公告中心:

【最新公告】现招聘寒假工/实习生/普工/储备干部/CAD设计/仓库管理员/采购助理/办公室文员/人事助理/专员/测试工程师助理

联系我们

  • 鹏鼎控股(淮安)有限公司

    联系人:何经理

    手机:15687657767
    地址:江苏省淮安市经济技术开发区鸿海北路

    QQ:2110207736

     点击咨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合作加盟

  • 欢迎各地劳动部门,人力资源机构,各大中院校就业部门,寒暑假代理加盟合作,待遇丰厚。

    企业主要生产手机,电脑线路板
    1、招聘对象:社会工/农名工,4个月以上实习生,
    2、年龄要求:18-40周岁,学生16.5周岁以上即可;
    3、招聘要求:男女不限,会26个英文字母,无明显烟疤纹身;
    4、薪资待遇:底薪1900➕岗位补贴➕全勤奖400-600,正式工和厂里签订合同。到手工资3800-4800以上。
    5、吃住情况:每月300元餐费补助,住宿免费(4-6人间,空调,独立卫生间,水电全免)
    6、工作时间:早8:00-晚20:00,晚20:00-早8:00,10小时两班制;
    7、工作地址:淮安市开发区鸿海北路168号
    注:身份证过期,无磁,临时身份证均不可以

    联系人:何经理

     电话:15687657767

    Q Q:2110207736

得准备十一艘船,才能保证每隔三天就有一批新鲜的海鲜回来。深圳私家侦探 东莞私家侦探再远一点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常见问题 >
得准备十一艘船,才能保证每隔三天就有一批新鲜的海鲜回来。深圳私家侦探 东莞私家侦探再远一点
点击率:1      发布时间:2018-10-22

一次。”
  “而如果我们要走远一点的话,这就需要组建一只船队才能保证按时供应新鲜的海鲜。这就要看到达的地方需要多长时间,如果单程需要一个月时间,那咱们至少得准备十一艘船,才能保证每隔三天就有一批新鲜的海鲜回来。再远一点,还需要增加。这个投入就大了。”
  不愧是桐山船运老大,已经想到这么远。
  余清泽想了想,说道:“十一艘确实投入太大了。新鲜的海鲜不易保存是个问题。如果要做铁板烧小吃店的话,海鲜用海虾、鱿鱼就差不多了。这两样我听鸿运的伙计说也不是太远,可以附近运。”
  “这样的话,船只方面就可以分远近两条线,几艘专门负责近一点的,弄新鲜的海鲜,再用几艘弄远一点的,远的主要以干货为主,还可以带其他的特产物品回来。说句夸大的话,只要是能吃的,桐山没有的,我都能想办法卖出去,只要能弄回来。干货量多的话,还可以开个特产海鲜干货店。船只过去的时候也可以接顺路的生意带货过去,这样看是否可行?”
  胡当家赞赏地看了余清泽一眼,脑子转得挺快。他道:“你这个想法很好,只是也还需要细细琢磨一下。在海鲜运输这方面我们经验还少,万一弄不好,弄回来全死了,那就亏了。”
  余清泽就好奇道:“不知道鸿运是怎么运输的?”
  胡当家道:“我只听说他们在进河道前,都是用特制的木箱把海鲜放在海水里的。等到入海口了,再全部装到木桶里用海水养着,还要多带一份海水替换,也挺麻烦。”
  “原来是这样。”余清泽皱眉,深圳私家侦探  东莞私家侦探古代没有增氧机,这就是海鲜不容易运到内陆的最大原因,只能用海水自然养着。
  廖当家说道:“你们就聊起细节来了。老胡,不是该确定下,是不是要合作,你那里能弄出来几条船,这种问题吗?”
  胡当家说道:“得确定行不行得通啊,你这急性子,幸亏你不是做船运的,不然得亏死。”
  廖当家家里做玉器的,一听这个就说道:“这方面我确实不如你,我只会看玉石。那你们到底商量好了没?”
  余清泽笑道:“我这是没问题的,全看胡当家。”
  胡当家道:“大问题没有,不过我这边船只不够,你们得投一点进来。”
  赵少爷对这生意很有兴趣,他道:“这个没问题啊,你跟余老板商量下,要多少,我们拿就是了。”
  另两个当家的也点头,表示没问题。
  “我跟余老板商量?你们这是要当甩手掌柜了?”胡当家瞪眼道。
  廖当家理所当然道:“那我们对这船运和吃食方面是不懂啊,你自己刚才还说过的,这就忘记了?这事还真得看你和余老板,我们给出出银子,你们说要我们怎么干,我们就怎么干呗。”
  赵少爷道:“对,这事得胡世叔和余老板你们牵头,我们可以在旁边出出主意。”
  “你们两位也这意思?”胡当家问另外两个当家。
  那两个当家点头。
  这就是要合作的意思了。
  余清泽心里很高兴。
  随后,几人就相关合作的事情谈了谈,初步达成了合作事项,具体的,还需要细细商量,今天这地方也不好谈太细了,他们便又另外约了时间商谈。
  总之,今晚的目的是达成了,余清泽心里松了口气。
  等到宴席散场,送走了客人,也差不多到了打烊的时间。
  楼下的客人也只剩下一两桌还在吃,厨房开始整理搞卫生做收尾了。
  余清泽喝得有点儿多,头有些晕乎乎,不过还算清醒。他进到厨房,看到乐哥儿在刷锅,走过去便从后面抱住了他。
  乐哥儿吓了一大跳,反过身看到是余清泽,顿时松了口气,比划道:喝多了?头晕?
  余清泽摇摇头,道:“还好。乐哥儿,我高兴,胡当家答应了。”
  闻言,乐哥儿笑了一下,然后比划道:你先放开我,先喝了醒酒汤,然后去休息一下。
  不过余清泽没放手,他的头有些重,只想抱着乐哥儿不撒手。
  乐哥儿无奈,双手扣着余清泽的手腕,稍用力,便将余清泽的手给拉开了。随后,他半拖半抱地把余清泽给弄到外面大厅桌边坐下了。
  大松他们看着都抿嘴偷笑。
  家宝也笑,不过大哥和哥夫感情好,他也很高兴。他倒了碗醒酒汤,然后端出去给了他哥夫。
  乐哥儿接过来,直接喂余清泽喝了。
  喝完,余清泽抱着乐哥儿的腰不松手,头埋在他怀里蹭了蹭。头晕,完全不想动,闭着眼等着酒劲儿过去。
  乐哥儿无奈,便给他按揉起头来。
  两桌客人没一会儿也都走了,伙计们把卫生都搞好,敏叔么说道:“乐哥儿,锅里在给你熬着药汤,快开了,你看着点啊。余老板喝多了,你待会泡澡记得别泡太久了,注意着点。”
  乐哥儿不好意思地点头,伸手给敏叔么道了个谢。
  家宝有些不放心。乐哥儿示意没事,让他一起跟大伙儿回去租住的房子了。
  等到大伙儿走了,乐哥儿又陪余清泽站了一会儿,余清泽的酒劲儿终于过去了一些。
  趁着乐哥儿的药汤还没熬好,余清泽先去洗了澡,又把锅里的药汤舀出来凉着,等乐哥儿洗完出来,就差不多可以泡了。
  余清泽今天也没心思看账本了,等乐哥儿泡完药浴,息下汗来恢复了体力,他直接抱着乐哥儿就窝进了被窝里,身体覆上乐哥儿的身子,直接吻了上去。
  两人自从乐哥儿开始治疗以来,就没亲热过,最多只亲一亲,这会儿,余清泽还有点儿酒后劲,身体蠢蠢欲动地,便觉得忍不了了。
  唇舌交缠的间隙,乐哥儿挤出最后的一点理智,比划道:叶大夫说不能。
  余清泽啃了一口,低声道:“我知道,不进去,弄出来就可以了,宝贝想不想?”
  乐哥儿被吻得晕乎乎地,眸光似水,春波荡漾,脸上红晕又起,不过他还是点了下头。这么多天了,他当然也想了。
  见状,余清泽身体下滑,缩进被子里……
  乐哥儿轻皱着眉头,半眯着眼感受着,怕把夫君给闷坏了,他双手撑起被子,双腿曲起,让空气能流通进去。可最后,一阵阵战栗感传来,手上劲儿一松,到底是没支撑到底,被子滑落下来。
  余清泽满头大汗地从被子里钻出来,抓过床头的布巾擦了把汗,又伸手进去被子给乐哥儿擦擦,还一边问道:“宝贝舒服么?”
  乐哥儿还没缓过劲儿来,只轻轻地点头。
  余清泽吻着乐哥儿的唇,身体蹭着乐哥儿。
  乐哥儿也想效仿余清泽钻被子给他服务一次。可余清泽把他抱住了不让他下滑,只牵过他的手引领到地方,示意他用手。
  在一屋子中药味的包围中,两人将近十天来积累下来的欲望好好纾解了一次。
  完事后,就着乐哥儿泡澡的水,两人稍微清理了下,余清泽又将浴桶清理出去,便抱着夫郎睡了。
  第二天起来,余清泽除了头有点儿晕,身体积压下来的压力没了,轻松了许多。
  等到大河过来时,他便找大河聊了聊,主要是想问问看大河以后的打算,如果以后他和胡当家他们弄了船队,他想让大河到船上去跟着,还可以学一学掌舵。
  他也没隐瞒大河,将他的打算直接跟大河说了,然后说道:“这事也还没定,不过八九不离十了。主要看你,愿不愿意过去帮我?主要是负责带人去运面粉、海鲜和其他的一些东西。我还可以拜托胡当家,请一个老船长带你,跟着学,应该比拉帆有前途一些。”
  大河闻言双眼一亮,黝黑的脸上泛起异样的光彩,他激动道:“要去要去。我很久前就想学掌舵了,但是一般的船长不肯教。”
  他这一年多来在船上都是做拉帆和搬运的,这些就是力气活,并没多少技术含量,任何一个人都能来替代。他也想过以后自己不能老吃力气饭,想学点技术的,但是无奈,他跟的那个船运的船长都已经有徒弟,不收徒弟了,他也只好边等着边做打算。
  现在,余清泽提出这么个事,正好戳在了他心上,他能不立马答应嘛。
  余清泽笑道:“那好,到时候事情定下来,我再通知你。”
  大河高兴点头,道谢道:“好,多谢余大哥。”
  大河这边说定了,余清泽便去铁匠铺,请老板再给他弄一块铁板,随后,他又开始准备起铁板烧的配方来,要让胡当家他们事先尝一尝这味道,才好放心合作。


第143章 他看起来就不禁打的样子
  滋啦嗞啦,滋滋滋——
  几串五花肉和鸡柳串放到烧热了的铁板上,顿时发出了嗞啦嗞啦的油声。不一会儿,五花肉里的油慢慢地烤了出来,空气中顿时传来一阵肉香味。
  余清泽不断翻烤着铁板上的五花肉和鸡柳,见肉烤得差不多熟了,再撒上五香粉、孜然粉、辣椒粉、花椒粉,等到五花肉烤得透明、鸡柳全部转色,再刷上他特制的一层酱,稍微翻转一下,大功告成。
  烤肉的焦香和孜然的味道飘满了整个聚福楼大厅,香喷喷地,所有客人都闻到了这味道。
  “这是烤肉的香味吗?诶,伙计,你们还卖烤肉呢?我们也点一份。”一个客人问道。
  小树也忍不住吸了吸鼻子,简直垂涎欲滴,他笑着答道:“不是的,聚福楼没做烤肉,是老板今天招待朋友,特别做的。”
  客人惋惜道:“是吗?可惜,闻着就想吃了呢。”
  这会儿,正是快到晚饭饭点的时候,大厅里已经坐了七八桌客人,都是怕没位置提前来的,一边喝茶一边慢慢等。
  余清泽和几个当家的下午商量完了事情,便将他们叫了下来,一起到后院来看他做铁板烧。
  廖当家拿起一串烤得微微焦黄,肥肉透明,表面还能看见孜然粒的五花肉,一口进嘴,咬下两块。
  五花肉肥而不腻,瘦而不柴,边上微微焦黄的油渣儿脆脆的香香的,加上孜然和其他香料的味道,这烤五花肉简直就是肉食动物的最爱啊!
  “唔,这个烤五花肉好吃,我就喜欢吃这种肉!”
  廖当家三两口就吃完了一串五花肉,然后又拿了一串鸡柳。
  鸡柳外焦里嫩,香料和调料都已入味,滋味也是非常棒。
  “好吃!就是太少了,不过瘾!小余你多烤点!”
  胡当家一边尝着一边看着还在碗里腌着的虾,说道:“唔,好吃。待会的虾谁也别跟我抢啊,谁跟我抢,我跟谁急我跟你们说。”
  因为鱿鱼和虾味道重,为了不串味,要放在最后烤,喜欢吃海鲜的胡当家和赵少爷都满心在等待。
  “你跟我抢肉我也没跟你急啊。”廖当家就笑他,他那份已经吃完,然后感叹道:“诶,这个时候再来一坛酒,小酒喝着,烤肉吃着,这日子,美啊!小余,你这一个铁板烤得太慢了,我们都吃完了。”
  余清泽又烤好了十来串肉,放到盘子里,一下就少了五串,他笑道:“几位当家觉得这味道开店可还行?能不能赚钱?”
  “行行行!”
  “那必须行!”
  余清泽笑了一下,开始烤蔬菜,他又说道:“廖当家刚刚说得对,这肉啊,就得有酒配着,到时候咱们进些不同价位的酒,肯定也好卖的。”
  赵少爷道:“要不要像你这聚福楼一样,弄几个雅间?”
  余清泽答道:“也可以,不过这样的话,铺面就要大一些了,得两层了,不然一层不够用。”
  另一个当家的说道:“铺面大点没问题,有这味道就不怕。”
  余清泽一边烤着,当家的们一边吃着,他们还一边谈着事情。
  赵少爷吃了串烤白菜,说道:“这白菜这么一烤,也别有风味啊。廖世叔你尝一尝,很好吃的。”
  廖当家就是纯粹的肉食动物,那些个烤蔬菜他都没动,摆手道:“我不爱吃青菜,你们吃。”
  胡当家幽幽冒出一句:“你小心你又那啥。”
  “哪啥?”赵少爷抬头问道。
  廖当家脸一红,瞪了胡当家一眼,跟赵少爷道:“没啥没啥,别听你胡世叔瞎咧咧。”不过他却伸手拿过一串烤白菜吃了起来。
  最后,终于等到烤鱿鱼和烤虾了,胡世叔和赵少爷都等很久了。
  余清泽将铁板上清理了一下,烧热后放了一点点油,将碗里已经腌制好的鱿鱼串放到烧热的铁板上,边烤边用小铲子将鱿鱼里多余的水分挤出来,翻一面又继续压,等到鱿鱼转色边上卷起来了,再洒上一些洋葱片,又撒上孜然粉花椒粉等香料,刷上特制的酱料,不一会儿铁板烤鱿鱼的香味便散发出来。
  “来尝尝看。”余清泽将那一大把烤好的鱿鱼放到一个大盘子里递给胡当家。
  胡当家将盘子端到小桌子上,当即拿了一串吃起来。
  鲜美润滑,肉嫩咸香,香而不腻,也不腥,味道十分好。
  “味道不错!”胡当家点头道。
  赵少爷也点头,道:“好吃。”
  他们俩肯定是爱吃的,余清泽比较关注另外三位的感受,他问道:“廖当家、林当家、田当家,怎么样?如果平常可吃可不吃的人,吃了后会喜欢上吗?”
  平常可吃可不吃的,他们三个就是代表了。
  “还不错。”林当家点头,道:“我觉得这海鲜,可能就要味道重一点,才好吃。”
  田当家说道:“应该是这种香辣的会掩盖住那海腥味,小余又处理得好,所以我们便不觉得腥了。那要是普通的伙计,能处理好吗?”
  余清泽答道:“其实这个问题,只要前面腌制的时候处理好了,烤的时候稍微注意一下,也就差不多的。”
  廖当家道:“很不错,我觉得可行。”说着,廖当家又吃了一串。
  余清泽又把虾做好。
  这虾的味道比鱿鱼更容易让人接受,几位当家的吃得很是满意,特别是喜欢吃虾的胡当家,一个人差不多吃了一半。
  将铁板烧的味道都尝了一遍,几人又转到楼上小雅间去边吃饭边说事情。
  合作的事情是定下了,不过还没有最后拟定契约文书,这个工作最后交给了胡当家去拟定。
  胡当家做事很快,两天就将合作契约条款拟好了。几人又找时间凑一起,一条条边商量边修改,最后定了稿。
  随后,重新誊写了六份后,几人签字画押,人手一份,事情定了下来。
  关于出资与分成这方面,林当家和田当家各占一份,其余四家各占两份。又因为余清泽有厨艺,胡当家在船运上起决定作用,他们俩便又凭自己

  •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