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中心:

【最新公告】现招聘寒假工/实习生/普工/储备干部/CAD设计/仓库管理员/采购助理/办公室文员/人事助理/专员/测试工程师助理

联系我们

  • 鹏鼎控股(淮安)有限公司

    联系人:何经理

    手机:15687657767
    地址:江苏省淮安市经济技术开发区鸿海北路

    QQ:2110207736

     点击咨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合作加盟

  • 欢迎各地劳动部门,人力资源机构,各大中院校就业部门,寒暑假代理加盟合作,待遇丰厚。

    企业主要生产手机,电脑线路板
    1、招聘对象:社会工/农名工,4个月以上实习生,
    2、年龄要求:18-40周岁,学生16.5周岁以上即可;
    3、招聘要求:男女不限,会26个英文字母,无明显烟疤纹身;
    4、薪资待遇:底薪1900➕岗位补贴➕全勤奖400-600,正式工和厂里签订合同。到手工资3800-4800以上。
    5、吃住情况:每月300元餐费补助,住宿免费(4-6人间,空调,独立卫生间,水电全免)
    6、工作时间:早8:00-晚20:00,晚20:00-早8:00,10小时两班制;
    7、工作地址:淮安市开发区鸿海北路168号
    注:身份证过期,无磁,临时身份证均不可以

    联系人:何经理

     电话:15687657767

    Q Q:2110207736

畅哥儿点头,道:“每天你吃完刚走一会儿,深圳私家侦探 东莞私家侦探乐哥儿他们夫夫就会过来了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常见问题 >
畅哥儿点头,道:“每天你吃完刚走一会儿,深圳私家侦探 东莞私家侦探乐哥儿他们夫夫就会过来了
点击率:1      发布时间:2018-10-22

 的技术抵了一份,在出资方面便只要各自再出一份的银子便可。
  先期凑了八百两银子,工作便开始了。
  船运方面由胡当家去处理,买几条船,再租几条船,就差不多,还要找有经验的船长和船员;小店招人方面由林当家和田当家处理;余清泽负责店铺里的设计和厨子及人员的培训,廖当家便负责找店铺和跟进装修,赵少爷便负责按照余清泽开的单子去采买定制其他东西。
  几人都忙起来,时间也不知不觉就进入了腊月。
  腊八过后,薛大夫家的药堂弄好开业了,叫杏仁堂,就在东大街上。他们一家以前在京城也开过药堂,都有经验了,而且都是大夫,坐堂看病都不用再请大夫。
  薛白术的大哥对药材比较在行,进药材什么的都是他在管理。乐哥儿所用的所有药材,叶大夫都是按照进价给他们用的,这让他们十分感激。
  开业那天,余清泽和乐哥儿便特意带了礼物上门庆贺。
  京城里回来的当过太医的大夫能开药堂还看诊,这对桐山的百姓来说是件大好事,当天去庆祝的人也十分多。
  余清泽和乐哥儿没多打扰,待了一会儿便回来了。
  第二天,到小吃店吃点心的时候,他们刚坐下一会儿,便看到薛白术带着小厮进来了。
  随后,他们便看到小厮直接去取餐了,薛白术则径自走到畅哥儿身边,跟畅哥儿打了个招呼然后聊了起来,看起来还十分熟悉的样子。
  乐哥儿撞撞余清泽的胳膊,示意他往那边看。
  “怎么了?”余清泽问道。
  乐哥儿看了那边一眼,偷偷给余清泽比划道:畅哥儿和薛少爷什么时候这么熟了?”
  余清泽看了一眼,摇头道:“不知道,你们天天去他家,可能畅哥儿在外面等着无聊,跟薛少爷聊天熟悉了?”
  乐哥儿摇头,比划道:我们每次去的时候,薛少爷早就出门了,只有一两次正好碰到他出门的,他们也只是打个招呼没怎么聊的。
  余清泽耸了耸肩,道:“那就不知道了。”
  见余清泽对这方面一点都不敏感,乐哥儿便自己偷偷观察起来。
  门口,薛白术问道:“畅哥儿,你今天做的是哪几样点心?”
  畅哥儿看了他一眼,给一个客人取了餐盘后,然后笑着道:“你猜?”
  薛白术便到点心区去走了一圈,然后道:“莲蓉包、水晶饺。对不对?”
  畅哥儿瞪大眼睛看着薛白术,惊讶道:“你怎么知道的?”
  薛白术勾唇一笑,道:“你猜?”
  闻言,畅哥儿噗呲笑出声来,道:“要不要这么计较?”
  “这个是我的秘密。”薛白术摇头笑,然后对小厮喊道:“桂皮,给我拿两个莲蓉包,一碟水晶饺,一碗红豆粥。”
  “好的少爷。”叫桂皮的小厮扬声答道。
  “薛少爷,你们今天好像晚了点?”畅哥儿一边给客人指引,抽空又问了句薛白术。
  “嗯,昨天我爹考我功课,弄到很晚,今早睡过头了,起晚了点。”薛白术看了畅哥儿一眼,眨眨眼,又问道:“畅哥儿知道我每天几时过来?”
  畅哥儿点头,道:“每天你吃完刚走一会儿,乐哥儿他们夫夫就会过来了。今天乐哥儿他们先到了呢。”
  “哦……”薛白术下意识看了下乐哥儿他们那一桌,正好碰上乐哥儿好奇的视线,他笑着点了下头,然后转过头,摸了摸鼻子,看到小厮结好账了,他说道:“畅哥儿,那我去吃早点了。”
  “行,薛少爷吃好。”畅哥儿笑着道。
  薛白术跟着小厮到了一个桌坐下,吃起来。
  乐哥儿看看畅哥儿,又看看薛白术,唇角微微弯了起来。
  等到两人去薛府的时候,马车上,乐哥儿拉了下畅哥儿,然后试探着跟他比划道:薛少爷这么年轻就能给人看病了,真是年少有为。
  畅哥儿点头道:“是啊,我早上还听说他爹还考他医术上的功课呢,你说他不会给人家看错吧?”
  乐哥儿勾唇笑了一下,然后比划道:你担心呀?
  畅哥儿点点头,道:“有一点,你说要是看错了,那病人多可怜啊。”
  乐哥儿眨眨眼:……
  他比划道:你不担心薛少爷吗?
  畅哥儿拧眉想了想,道:“也有点儿担心,万一被病人家属打了怎么办?他看起来就不禁打的样子。”
  乐哥儿:……好像有点儿不对。


第144章 你吃醋的样子特别好看
  乐哥儿又特意跟畅哥儿聊了一下,才知道薛白术每天早餐都是来小吃店吃的。
  随后几天,乐哥儿特意拉着余清泽每天早了两刻钟起来,然后过去吃早饭的时候就正好能碰上薛白术。
  经过他几天的观察,每天薛白术到了店里后,都是小厮去拿吃的,然后薛白术就会跟畅哥儿聊一会儿。看神情,两人聊得挺开心,不过也不会多聊,到小厮结完账也就结束了。
  乐哥儿又发现,每天薛白术吃的必定是畅哥儿做的点心,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区分出来。乐哥儿都要自己去问畅哥儿才知道他当天早上都做了什么。
  乐哥儿越看越觉得这薛少爷肯定是对畅哥儿有想法了。
  畅哥儿长得好看,一双眼睛特别灵动,性格活泼又爽朗,勤快又孝顺,对人也好,这么好的哥儿,要是自己是个汉子,也会喜欢的。
  乐哥儿就觉着得要个好汉子才能配得上畅哥儿。
  说起来,畅哥儿今年十八了,过了年该十九了,在村里成亲算晚的了。因为他之前跟家里说过要自己找,叔么他们都拿他没办法,也希望他能找着喜欢的人,便由着他了。
  如果是薛白术薛少爷的话……
  乐哥儿嘴角弯弯,觉得自己这想法真是特别棒!
  余清泽看着乐哥儿使劲盯着薛白术在看,脸上还带着笑,顿时不高兴了。看个一天两天就算了,这都看了三四天了!
  他双手捧着乐哥儿的脸转向自己这边,很不爽地问道:“夫郎,你看别的汉子看得很开心?”
  乐哥儿莫名其妙:……
  好一会儿他才反应过来,顿时笑弯了双眼,笑意晏晏地比划道:夫君,你吃醋了吗?
  余清泽很郑重地点头,道:“对,吃醋了。不准盯着别的汉子看。”
  乐哥儿眨眨眼,眉眼弯弯地比划道:你吃醋的样子特别好看。
  余清泽:……
  乐哥儿把余清泽捧着自己脸的手拉下来,深圳私家侦探  东莞私家侦探比划道:你觉不觉得薛少爷和畅哥儿特别般配?
  薛少爷和畅哥儿?
  余清泽转头看向门口的方向,看着两人,问乐哥儿:“你这几天就是在想这事啊?”
  乐哥儿点头,比划道:薛少爷每天来了都会找畅哥儿聊天,还总是吃他做的点心。
  余清泽:……真的没注意过这个问题。
  乐哥儿又比划道:如果他们能成就好了。
  余清泽喝了口粥,道:“这个得看缘分,咱们不好插手。”
  乐哥儿自然也懂这个理,便点点头,心道,若是有机会能撮合,自然也是要帮着撮合一下的。
  这天,天气特别冷,还下着雨,老北风呼呼地,吹得窗户哐哐作响,阴冷阴冷的。
  乐哥儿睡觉前听着外面风雨刮过的声响,担心地跟余清泽比划道:天这么冷,几个护卫大哥没事吧?要不要给他们送两件厚棉衣?
  平常到了饭点,乐哥儿他们就把饭菜装食盒里,放到储藏室,他们会自己过去吃饭,等吃过饭就不见人影了。
  余清泽看了门外一眼,道:“也不知道他们藏身在哪里,他们有经验了,应该没事吧?”
  不过还是有些担心的,余清泽拿着两件棉衣出去走了一圈,对着空荡的大厅问了一句:“罗护卫,你们冷不冷?我给你们拿了两件厚棉衣。”
  “多谢余老板,我们没事,你去休息吧。”
  余清泽抬头,声音应该是从房梁上传来的,他将棉衣放在椅子上,道:“那我把棉衣放这里,你们要是冷了记得穿上。”
  “好,多谢。”
  半夜的时候,余清泽他们忽然被一阵响声惊醒了,余清泽听了一下,像是打斗声。
  余清泽赶紧套上厚棉衣棉裤,拿过角落的一根棒子就出去了。
  声音是从厨房传来的,他赶紧摸到了厨房边,里面黑漆漆的,只看见三个人影打成一团,他也分不清谁是谁,不好下手。
  他返回房间,拿出灯盏点亮,那边,打斗声已经停止了。
  乐哥儿也起来了,比划道:出什么事了?
  “不知道,出去看看。”
  两人拿着灯盏到了厨房,那边,也已经点亮了灯。
  “余老板,把你们吵醒了?”罗护卫见两人起来了,问道。
  余清泽摇头,道:“没事。怎么回事?这人想做什么?”
  地上,另一个护卫正在把一个黑衣人绑起来。
  罗护卫答道:“从前面窗户进来的,我想看看他究竟想干嘛,便放他进来了。进来后就直奔厨房那边去了,应该是那边的人。”
  那边,指的就是贾府那边了。自从贾孝仁被抓了,香满楼第二天就关门了。
  就像蔡大人推测的那样,他们果然还想着来报仇。
  “明天咱们送去官府,没事了,余老板你们去休息吧,我们来审问,明天告诉你们消息。”罗护卫道。
  见人抓住了,余清泽点头道:“辛苦你们了。”
  第二天一早,也不知道那人被护卫们带到哪里审问了,反正回来的时候那人精神明显很萎靡。
  罗护卫告诉余清泽,这人就是贾孝仁养的那群人里的一个。因为贾孝仁被抓了,那些人自然也就散了,但是里面的一些人还跟贾父联系上了,这人便是贾父派来给儿子报仇的了。
  “你们放心,我们这就把他送去官府。”罗护卫和小吃店那边另一个护卫提溜起那人,两边又各留下一个人看着,这才往官府去了。
  吃早饭的时候,畅哥儿他们也知道了。
  畅哥儿阿么就说道:“咱们这阵子冲了小人了,事情这么多,有空还是要到寺里去拜拜,求菩萨保佑保佑。”
  庆哥儿说道:“我前两天听一个夫郎说,城东安福寺蛮灵的,前阵子还来了个新主持,法力高深,许多人都去请平安福,请他诵经给平安福平安玉什么的加持呢。”
  乐哥儿听了,有些心动。他们这一年多以来,确实遇到好多事情。
  “乐哥儿,明天正好十五,也不用针灸,不如我们明天去安福寺拜拜菩萨?请几道平安福回来?”畅哥儿说道。
  闻言,乐哥儿点点头。
  余清泽对这事没什么看法,他原本是个唯物主义者,但是自从在自己身上发生了穿越这回事后,他的三观已经被颠覆了,仿佛冥冥中真的有某种不可思议的力量存在着。
  反正,他现在是抱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态度了,而且能让乐哥儿心安,他也觉得挺好的。
  第二天一早,乐哥儿和畅哥儿就坐着马车出发了。
  安福寺就建在城东不远的一座山上,香火挺旺盛。这天雨停了,又是十五,来祈福的人挺多。
  让车夫将马车停在山脚,乐哥儿和畅哥儿便带着香烛上山了。
  拜完了菩萨,两人又专门去新主持那里请平安福。
  人很多,他们排了好一会儿队,才轮到他们。
  乐哥儿请了五道平安福,给家里每个人都请了一道,保佑健康平安。
  畅哥儿也给家人都请了平安福,收好了准备走的时候,那个主持忽然跟畅哥儿说道:“这位施主,老衲观你眉含春意,面带桃花,红鸾星动,近期可喜遇良人矣。”
  “啊?”畅哥儿懵逼脸,问道:“大师,您说我吗?”
  乐哥儿在一旁听了,眼睛霎时一亮!
  喜遇良人啊!
  大师点点头,道:“此人与施主为良配,还请施主不要错过了。”
  畅哥儿闻言,顿时来了兴趣,问道:“大师,不知您是否能算出我那良人姓甚名谁,是何模样,我怎么才能知道他就是我的良人?”
  大师一脸高深莫测,道:“此为天机,施主还需凭心自行感悟。”
  “这样啊,那大师,我再请一道姻缘符吧,您帮我跟菩萨商量商量,保佑我早日遇见良人啊。”畅哥儿又坐下,跟大师说道。
  于是,畅哥儿又请了道姻缘符。
  待两人走后,一个人影来到大师身边,弯腰行了个礼,说道:“多谢大师成全。”
  出了安福寺,两人往山下走。
  畅哥儿拿着姻缘符左看右看,爱不释手笑眯眯的。
  乐哥儿看着他打趣道:别着急,说不定今天就能遇见你的良人了。
  畅哥儿难得地红了一下脸,用胳膊撞了乐哥儿一下,说道:“哪里有那么快啦,能在明年遇见就不错啦。”
  乐哥儿又比划道:说不定早出现了就等着跟你相遇了呢,大师不是说近期吗?
  “是吗?”畅哥儿忍不住抬头畅想了一下,如果能遇到一个像余老板对乐哥儿这样好的人对自己,那就好了。
  想着想着,畅哥儿脚下一个没注意,就在石阶上崴了一下脚。
  “哎哟,好痛——”畅哥儿痛呼出声,差点摔一跤,幸亏乐哥儿眼疾手快拉住了他。

  •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