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中心:

【最新公告】现招聘寒假工/实习生/普工/储备干部/CAD设计/仓库管理员/采购助理/办公室文员/人事助理/专员/测试工程师助理

联系我们

  • 鹏鼎控股(淮安)有限公司

    联系人:何经理

    手机:15687657767
    地址:江苏省淮安市经济技术开发区鸿海北路

    QQ:2110207736

     点击咨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合作加盟

  • 欢迎各地劳动部门,人力资源机构,各大中院校就业部门,寒暑假代理加盟合作,待遇丰厚。

    企业主要生产手机,电脑线路板
    1、招聘对象:社会工/农名工,4个月以上实习生,
    2、年龄要求:18-40周岁,学生16.5周岁以上即可;
    3、招聘要求:男女不限,会26个英文字母,无明显烟疤纹身;
    4、薪资待遇:底薪1900➕岗位补贴➕全勤奖400-600,正式工和厂里签订合同。到手工资3800-4800以上。
    5、吃住情况:每月300元餐费补助,住宿免费(4-6人间,空调,独立卫生间,水电全免)
    6、工作时间:早8:00-晚20:00,晚20:00-早8:00,10小时两班制;
    7、工作地址:淮安市开发区鸿海北路168号
    注:身份证过期,无磁,临时身份证均不可以

    联系人:何经理

     电话:15687657767

    Q Q:2110207736

安福寺建在山顶,山虽然不算高,深圳私家侦探 东莞私家侦探但从山上到山脚,也需要两刻钟左右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常见问题 >
安福寺建在山顶,山虽然不算高,深圳私家侦探 东莞私家侦探但从山上到山脚,也需要两刻钟左右
点击率:1      发布时间:2018-10-22

乐哥儿扶着他到边上石头上坐下,比划道:怎么样?很痛吗?
  “痛,好像崴到了。”畅哥儿摸着左脚踝,皱眉说道。
  乐哥儿将他的鞋袜脱下来,脚踝哪里已经红肿起来,他轻轻碰了一下,畅哥儿顿时痛得抽气。
  见状,乐哥儿正准备将畅哥儿的鞋袜穿上,然后背畅哥儿下山。
  这时,两个人影在他们面前站住了。
  “余夫郎,畅哥儿,你们这是怎么了?”
  两人抬头,看到薛白术和叶大夫站在他们面前。
  乐哥儿心中一喜,畅哥儿的良人来了!
  畅哥儿看见叶大夫两人,顿时皱眉解释道:“叶大夫,薛少爷?你们也来祈福啊?我不小心崴到脚了。”
  闻言,薛白术立即走过来蹲下身,皱眉说道:“我看看。”
  乐哥儿给他让出位置,退到一边。
  薛白术半跪,左手握住畅哥儿的左脚腕另其伸展开来,然后仔细看了看,又检查了一下,说道:“扭到了,没伤到骨头,无大碍。”
  听到无大碍,两人松了口气。
  随后薛白术给畅哥儿把袜筒穿上,绑好,蹲下身,说道:“来,我背你下去。”
  “啊?你背我?”畅哥儿看着薛少爷的背,顿了一下,道:“我,我自己可以下去的,弄个树杈来就可以了。”
  薛白术道:“快上来,早点儿回去敷药。”
  “我,很重的。”这一看就是读书人没干过重活的身板,能背得起我?畅哥儿有些怀疑。
  薛白术好笑地看了畅哥儿一眼,道:“放心,不会摔了你的。”
  畅哥儿看了看他,又看了下乐哥儿。
  乐哥儿拿着他的鞋子,对他点点头。
  “那就,麻烦薛少爷了。”无奈,畅哥儿只好趴到了薛白术背上。
  “趴稳了哦。”薛白术挽住畅哥儿的腿,一下就站了起来,嘴角轻扬着往山下走去。
  乐哥儿扶着叶大夫跟在后面,心里想着,大师的话,可真灵。
  作者有话要说:  畅哥儿皱眉:这小身板……
  薛白术挑眉:公主抱,来一个?


第145章 公主抱
  安福寺建在山顶,山虽然不算高,但从山上到山脚,也需要两刻钟左右。
  这是按照正常人的速度。
  但是,对于背着一个成年人下山的薛白术来说,两刻钟显然还是有些勉强的。
  特别这背着的人还是自己心仪的打算追求的人,这路再长点,也没关系。而且,这路还有点儿滑,要是不小心摔了,那自己的形象可就全毁了。
  因此,薛白术走得比较慢,但是很稳。
  下到一半,畅哥儿看着薛少爷满头的汗,走得也比较慢,眼看着旁边一个老么都超过他们了,心里十分过意不去,感觉是不是自己太重了。
  他道:“薛少爷,你还是放我下来吧,我慢慢走下去就可以了。”
  薛白术摇头,道:“没事,你不重。深圳私家侦探  东莞私家侦探就是昨天刚下了雨,我怕走快了脚滑把你给摔了。”
  畅哥儿闻言,心中微暖。这个薛少爷,平常看起来文文弱弱手不能提肩不能挑的样子,想不到还背着自己走了这么久。
  他从怀里拿出手帕,给他把额头的汗水擦了擦。
  薛白术配合地停下步子,微微侧过脸,让畅哥儿给他擦汗。
  此刻,两人的脸距离非常近,相隔最多也就半尺左右。
  畅哥儿呼出的气息轻轻打在薛白术的侧脸上,轻轻柔柔地,感觉微痒。
  “多谢。”薛白术轻笑一下,待畅哥儿给他擦完后,赶紧转过头。
  这跟畅哥儿的距离太近了,感觉稍稍再转下头就能碰到畅哥儿的脸了似的,略紧张,耳朵有点儿发烫。
  畅哥儿收回手,搭在薛白术的肩上,眼睛不小心瞥见了薛白术的耳朵,尖尖全红了。
  这么冷的天,真是难为他了,身上出着汗,可耳朵还是冻红的。
  可能是因为薛白术从小就跟着他爹么学医,他身上有股淡淡的草药味,靠近了才能闻到。
  不难闻。
  因为知道他是大夫,反而让人感觉有些踏实和安心。
  跟他平常和自己聊天时候的感觉,又不一样。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起,这薛少爷每天来吃早餐就会跟自己聊一会儿。
  明明是个读书人模样,却喜欢跟他这个小帮工聊天,为人很是随和,一点架子也没有,因为他是大夫,医者仁心吗?
  不过跟他聊天还挺开心的……
  “畅哥儿,到了。”
  畅哥儿听到薛白术的声音,立马回过神来,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已经下了山到了马车边。
  薛白术将畅哥儿放到马车上坐着,然后说道:“你们直接到杏仁堂去,我给你弄药敷一敷。”
  “谢谢薛少爷。”畅哥儿道了谢,看着他头上的汗,把手帕递给他,道:“给,擦下吧。”
  薛白术接过来,擦了把汗,笑道:“等我洗干净还你。”
  “不用麻烦,给我,我来洗就可以了。”畅哥儿说道,伸手想接过手帕。
  薛白术却一手将手帕塞到了怀里,说道:“那怎么行,我洗好了再还你。你快进马车去,外面冷。”
  乐哥儿扶着畅哥儿进了马车,车夫赶着车往回走。薛家的马车就在他们后面。
  乐哥儿看了畅哥儿一眼,比划道:薛少爷人可真好。
  畅哥儿也点头,道:“嗯,挺不错的。”
  乐哥儿见他没啥反应,又比划道:以后谁成为他的夫郎,肯定很幸福。
  “是啊,他人挺好,性格也好,叶大夫人也好,薛大夫人也很好,都是大夫,又明事理,哪个哥儿嫁给他,真是八辈子修来的福气。”畅哥儿感叹了一下,又说道:“像他们家那样的家世,肯定也得是个门当户对,知书达理的好哥儿。”
  门当户对,知书达理……
  原来畅哥儿是这么想的吗?难怪他都没反应,根本就是没往这方面想过。
  乐哥儿又比划道:我觉得薛少爷不像是会看中家世的人。
  畅哥儿看了乐哥儿一眼,摇头笑道:“那相差太大,整日没话说,那不得闷死?”
  乐哥儿比划道:你跟薛少爷就很聊得来啊。
  “我?”畅哥儿手指着自己,哈哈大笑起来,笑了好一会儿,他才停下,说道:“乐哥儿,你不知道,薛少爷啊,他喜欢吃点心,所以才跟我聊天的。”
  乐哥儿眨眨眼,道:他每天都挑你做的点心吃。
  畅哥儿吃惊,道:“有这回事?”
  乐哥儿朝畅哥儿挤挤眼,比划道:不信你自己看。他还知道哪些是你做的。
  畅哥儿怀疑地看着乐哥儿,摇头道:“不可能。”
  虽然薛少爷曾经猜到过自己做的是什么点心,但那好像也只有一两次吧?他问了自己。其他没问的时候,他倒是没注意,但是,怎么想都觉得不可能吧,这么多点心,还能每天都知道哪样是自己做的?他们做的都差不多好吗?
  “绝对不可能。”畅哥儿很坚定自己的想法。
  乐哥儿无奈摇头,表示你自己往后看看就知道了。
  马车到了杏仁堂后,乐哥儿扶着畅哥儿下来,正想自己背畅哥儿进去,看到后面薛白术从马车上跳下来,他立马不动了。
  然后,薛白术就过来了,又把畅哥儿背进了药堂里。畅哥儿推脱不过,只得从了。
  乐哥儿笑眯眯地跟在后面,进了药堂。
  薛白术亲自给畅哥儿弄了草药敷上了,然后包扎好,叮嘱道:“这几天吃清淡点,注意这只脚不要沾水,也不要踩地,以后我每天早上过去给你换药,你不用过来。”
  畅哥儿不好意思道:“那怎么好意思,理应我过来才是。”
  “反正我每天都要去吃早点的,没关系,你别跑了,脚又不方便。”薛白术包扎好,又蹲下,道:“来,我送你回去。”
  畅哥儿摸摸鼻子,这背进背出的,药堂里那么多人看着,他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我,我自己走。”说着,畅哥儿就站起来,准备踮着脚跳到门口马车上去。
  “唉,我说了你这脚不能受力,怎么走?”两人挺熟了,薛白术说话也没那么讲究,直言道。
  “我蹦过去,右脚还好的。你看。”畅哥儿跳了一步,挺稳,还回头冲薛白术展示了一下成果。
  薛白术无奈了,干脆走过去,一把打横抱起畅哥儿。
  “哇啊——”畅哥儿猛然失去重心,吓了一跳,下意识搂紧了薛白术的脖子,反应过来后整张脸都红了。他羞愤地压低声音道:“薛少爷,你做什么啦,快放我下来。”
  薛白术第一次看见畅哥儿脸红,有些稀奇,道:“你害羞啊?我刚就说要背你,你不听,你这一蹦一蹦的,万一再摔了,可怎么办?我这可是为你好。”
  畅哥儿要羞晕了,简直想把眼前这张脸给挠花。
  这背和抱能一样嘛,啊?!
  “你放我下来,背,用背的!”看到全药堂的人都看着他们,乐哥儿还在后面笑,畅哥儿急道。
  薛白术笑道:“就几步路,换来换去多麻烦,看,到了。”
  说着,薛白术就将畅哥儿放到了马车上。
  畅哥儿屁股一挨上马车,赶紧撒手,脸红得不像话,咬牙道:“多、谢、了!”
  说完,他转身手脚并用爬进了车厢里,速度非常之快。
  薛白术看他的样子,感觉好像做过头了,惹人生气了,赶紧拉开马车门,道:“诶,畅哥儿,你别生气啊,我就是着急,怕你脚又摔了……”
  畅哥儿已经爬着坐好了,瞪他一眼,飞快说道:“哎呀薛少爷你说什么我什么都没听见药堂里还有人等着你呢快回去吧今天真是多谢你了谢谢了啊。”
  听着他这一口气不带喘的话,薛白术憋着笑,心道,怎么能这么可爱呢?生气也可爱。
  “那行,我明天去给你换药,记着不要沾水啊。”他食指蹭蹭鼻子,忽然又说道:“不然我还是送你回去小吃店吧?”
  “不用!”畅哥儿立马拒绝了,这要让他再把自己给抱回小吃店,那他不用做人了,会被笑死的。
  薛白术很遗憾,道:“好吧,那你自己当心点,这阵子千万别用那只脚受力,记住了。”
  “记住了!”畅哥儿赶紧点头。
  乐哥儿在后面听了好一会儿了,都快忍不住要笑了,见他们终于说完了,赶紧上了马车。
  等车夫驾车驶出去一段路,乐哥儿捂着肚子疯狂大笑。
  也亏了他出不了声,不然这会儿,车厢里肯定全是笑声。
  “笑啥笑啥,你还笑?!”畅哥儿抓起马车里垫腰的一个小枕头往乐哥儿身上捶,一边捶一边控诉道:“还笑还笑?!净看我笑话,还不帮我!”
  乐哥儿边笑边无辜地比划道:我这不是没来得及去扶,你就被薛少爷给抱起来了嘛。
  畅哥儿气闷地捶了一下枕头,气着气着,自己也忍不住笑起来。
  这事情,真是太丢脸了啊!
  “都怪你都怪你都怪你,我要报仇……”畅哥儿伸手就往乐哥儿身上挠,专门往乐哥儿怕痒的地方下手,哪儿痒往哪儿挠。
  乐哥儿边躲边求饶,笑得快喘不过气来。
  马车经过聚福楼的时候,乐哥儿也没下车,直接让车夫到小吃店去了。
  杏仁堂跟小吃店相隔也不远,两人笑闹了一会儿,也就到了。
  乐哥儿先跳下了马车,然后伸出双手,做出要抱的姿势。
  畅哥儿刚挪出来就看到乐哥儿又打趣他,伸手在他手上使劲拍了一下,哭笑不得地道:“还来?!我跟你说,你可不准跟别人说啊,余老板也不准说,不然我跟你没完!”
  乐哥儿也没躲开他的手掌,笑着点点头,将畅哥儿背回了小吃店。
  另一边,薛白术回到药堂后,进了自己看诊的屋子,看见他阿么正在里面坐着。
  “阿么,要我送您回去吗?”
  叶曼瞥他一眼,没好气道:“你还记得你阿么啊?”
  薛白术挠挠头,笑道:“阿么这说的什么话,不记得谁也不会不记得您啊。”
  “得了吧,净卖乖。”叶曼喝了口水,然后问道:“你今天是不是找了悟大师让他帮你骗人了?”
  薛白术立马摇头,道:“什么骗人啊,阿么,我是请了悟大师指点指点畅哥儿,不然他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开窍。而且,了悟大师才不是瞎说,他也是看我和

  •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