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中心:

【最新公告】现招聘寒假工/实习生/普工/储备干部/CAD设计/仓库管理员/采购助理/办公室文员/人事助理/专员/测试工程师助理

联系我们

  • 鹏鼎控股(淮安)有限公司

    联系人:何经理

    手机:15687657767
    地址:江苏省淮安市经济技术开发区鸿海北路

    QQ:2110207736

     点击咨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合作加盟

  • 欢迎各地劳动部门,人力资源机构,各大中院校就业部门,寒暑假代理加盟合作,待遇丰厚。

    企业主要生产手机,电脑线路板
    1、招聘对象:社会工/农名工,4个月以上实习生,
    2、年龄要求:18-40周岁,学生16.5周岁以上即可;
    3、招聘要求:男女不限,会26个英文字母,无明显烟疤纹身;
    4、薪资待遇:底薪1900➕岗位补贴➕全勤奖400-600,正式工和厂里签订合同。到手工资3800-4800以上。
    5、吃住情况:每月300元餐费补助,住宿免费(4-6人间,空调,独立卫生间,水电全免)
    6、工作时间:早8:00-晚20:00,晚20:00-早8:00,10小时两班制;
    7、工作地址:淮安市开发区鸿海北路168号
    注:身份证过期,无磁,临时身份证均不可以

    联系人:何经理

     电话:15687657767

    Q Q:2110207736

 “我哪里怀疑你体力啦?我只是说我很重啊。深圳私家侦探 东莞私家侦探”畅哥儿有点儿心虚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常见问题 >
 “我哪里怀疑你体力啦?我只是说我很重啊。深圳私家侦探 东莞私家侦探”畅哥儿有点儿心虚
点击率:1      发布时间:2018-10-22

 畅哥儿的面相很般配,才愿意帮我的。您不是让我赶紧找个人成亲吗?我这不正努力着吗?”
  叶曼摇头,道:“傻儿子,你啊,还任重道远。我可完全没看出人家畅哥儿有喜欢你。”
  薛白术闻言,也叹口气,道:“是啊,他怎么就不开窍呢,肯定是我的方法不对,太隐晦了,应该更加明显才行。可今天明显了,他又生气了。”
  叶曼听了,摇头,这傻儿子,真的是我亲生的吗?根本没抓到问题的关键。
  “诶,阿么,不然您跟我说说?”薛白术趴桌上,很期待地望着他阿么。
  叶曼挑眉,问道:“说什么?”
  薛白术道:“说我爹当年是怎么追您的啊?给我点参考啊。”
  叶曼冷哼一声,道:“我跟你爹从小青梅竹马,能给你什么参考?要娶夫郎的是你又不是我,自己想办法去。”
  说着,叶曼悠哉悠哉地到隔壁找青梅竹马的老薛去了。
  薛白术:……亲阿么!
  作者有话要说:  薛少爷:畅哥儿生气的模样也很可爱。
  畅哥儿:呵呵,你跪搓衣板的模样更可爱……


第146章 我的薛大少爷诶……
  将畅哥儿送回小吃店安顿好,乐哥儿回到饭馆,换了做菜时穿的衣服,然后拿出三个平安福,一个自己贴身放好,拿着另两个进了厨房。
  见乐哥儿回来了,还满脸笑容,余清泽笑着问道:“回来了,发生什么好事了吗?”
  乐哥儿笑着点头,然后又轻轻摇头,没说具体什么事,只递给家宝一个平安福,让他要随身带着。
  “谢谢哥夫。”家宝双手在围裙上擦了擦,然后接过来,小心地塞进里面棉衣的口袋里。
  余清泽挑挑眉,乐哥儿小秘密越来越多了啊,不过,他心情好就行了。
  乐哥儿又走到他身边,把一个平安福塞到了他怀里,然后比划道:每天都要带着。
  “好,我一定天天带着。”余清泽按了按胸口说道。
  中午,蔡老太爷夫夫约着赵夫郎夫夫来吃饭。
  余清泽中途过去打了声招呼,听到他们正在谈着最近城里来了许多外迁户的事情。
  蔡老夫郎说道:“我们隔壁的隔壁,那个院子,前阵子也卖出去了,是北边的一户人家买的,姓李的。那条街上另外两处空院子也卖出去了。”
  赵夫郎接口道:“我听赵进也说过,说是这半年来,桐山城多了许多迁入的户籍,大多是北边内陆其他州的,听说那边经常干旱,常常整月整月地不下雨,生活很是困苦。估计是从行商那里知道这边田地的价格恢复了,又换了新县令,所以才过来的。有些大户人家的,就是不迁户籍,也喜欢来置办产业呢。”
  蔡老夫郎点头,道:“既是县丞说的,那就没错了。咱们这边气候好,有山有水,田地也肥沃,比北边是要好一些。”
  见到余清泽进来,赵夫郎说道:“余老板,你要是有闲钱呀,也可以去城里买处小院子,现在房子都涨价了,以后说不定还会涨呢。”
  蔡老夫郎也点头,道:“是,最近是涨价了。那些有空屋子卖的人,也都精着呢。”
  余清泽心中一动,问道:“老夫郎,现在城里房子的价格都多少啊?”
  蔡老夫郎答道:“我们隔壁的隔壁那个院子,听说卖了一千两。”
  “这么贵了?!”余清泽惊讶。他记得他一年前经过时看过那个院子,听福伯说过,那房子大概只有蔡府的四分之一大,那时候听说才六百多两,还没什么人去问。
  “南城的房子是要贵些的,北城的房子也贵,东西城相对来说要稍微便宜一点。”赵夫郎说道。
  蔡老夫郎也点头表示赞同。
  南城是桐山城的富人区,大部分世家大族的本家都在南城,其次是北城。东西城相差不大,有家境好的也有普通百姓,还有贫民区。
  “这样啊。那我还得再看看,现在手上的钱不太够。”余清泽摇头说道。
  之前饭馆开业花了不少钱,虽然这些本钱开业一个月也都赚回来了,但铁板烧店不知道后续是不是还要出钱,反正买房子的钱都是大钱,一下要拿几百上千两,目前是绝对不够的。
  他也想在城里置办个小院子,把爷爷和小浩都接出来,不然他们夫夫和家宝都在城里忙着生意,都没办法照顾到爷爷和小浩。
  种田太辛苦了,爷爷年纪大了,他们平常又回不去帮忙,他想劝爷爷把田地都租给村民们种,到时候到城里来住,可以让爷爷颐养天年,小浩也可以到城里的小学堂上学。反正,不能让爷爷再那么辛苦。
  特别是现在冬天了,爷爷的老毛病又犯了,虽然有何大夫开的方子,但到底只能缓解症状,并不能根治的,身体还是会难受遭罪。
  如果在城里有房子了,他们每天回家住,家宝也不用跟那么多人一起挤着住,饭馆就让大松他们住过去看着店铺,到时候他们也能照顾到家人。村里的房子就放着,到时候想回去住了,就回去住阵子,也很好。
  蔡老夫郎问道:“缺多少,我可以先拿点,你看需要不需要?”
  余清泽想了想,说道:“谢谢老夫郎,我先想想,回去跟乐哥儿他们商量商量,到时候如果需要,我再找您。”
  蔡老夫郎点头,道:“好。之前我就想说了,乐哥儿爷爷年纪大了,只有小浩一个人在家里,要是生个病什么的都没人照顾。既然你们都在城里做生意,还是把老小接出来好一点。”
  余清泽道:“嗯,我也是这么想的。”
  下午,余清泽就找乐哥儿说了这个事。
  乐哥儿是很赞同的,只是有些担心爷爷不肯搬出来。老人家在村里住了十几年了,村民们也都相熟,到时候换个地方住,怕是会不适应。
  余清泽想了下,道:“总之,也快过年了,咱们到时候就好好劝劝爷爷吧。如果他实在不肯搬出来,那咱们就请个人回去照顾爷爷和小浩,你看如何?”
  乐哥儿点头。
  说定这事,余清泽就开始关注起城里的房子来。
  这阵子他们铁板烧店也找好了铺面,已经做好了规划,在开始装修了。他就趁机跟廖当家他们打听了一下。
  听说他想在城里买房子,几个当家都提了不少建议。
  最后,根据他现有的银钱,他觉得还是就近在城西找个合适的院子比较好,到时候等再赚多点钱,想换大房子也还可以再换就是了。
  趁着铁板烧店的人员还没招齐,余清泽上下午有空的时候就去外面看房子了,连续看了几天,有三四处还算满意。然后他又带着乐哥儿去看了看,两人又挑出来两座比较好的院子,打算等过年后说服了爷爷他们就一家人一起来看看,到时候大家再决定买哪个院子。
  另一边,小吃店这边,在畅哥儿扭伤脚的第二天,薛白术果然带着已经捣好的药过来给他换药了。
  后院里,薛白术将畅哥儿脚上的绷带解开,把药糊糊给弄下来,然后用布巾擦干净,又检查了一下。
  “怎么比昨天还肿了?”畅哥儿看着自己的脚踝,怀疑地看着薛白术。
  薛白术见畅哥儿眼里就差写上‘你怕不是庸医吧’一行大字了,好笑道:“你是在怀疑我的医术吗?”
  畅哥儿摇了摇脚,很正经地说道:“没有啊,我只是说我的脚怎么更肿了。”
  薛白术瞥他一眼,幽幽道:“你昨天还怀疑我的体力。”
  这一点,他记下了,以后一定要身体力行让畅哥儿知道他可是经常锻炼的,体力无敌好!
  “我哪里怀疑你体力啦?我只是说我很重啊。”畅哥儿有点儿心虚,又晃了下腿,说道:“我的薛大少爷诶,快敷药,别废话,敷完去吃早点。”
  我的薛大少爷……
  我的……
  薛白术心神荡了下,说道:“再说一次?”
  “说啥?”畅哥儿问道。
  “你之前说的那句话。”
  畅哥儿想了下,“敷完去吃早点?”
  “再前面。”
  “快敷药,别废话?”
  “前面那句。”
  “我的薛大少爷诶……”
  “哎,再叫一次。”薛白术笑眯眯地道。
  “我的……”畅哥儿忽然反应过来了,看着薛白术满脸欣喜期待地看着自己的表情,心跳霎时一顿,漏跳了一拍,忽然就叫不出口了。
  砰、砰砰、砰砰砰……
  怎,怎么回事?!
  心脏忽然跳得好快。
  畅哥儿伸手压了压胸口,不敢再看薛白术。
  薛白术皱眉,道:“怎么不叫了?”
  叫叫叫,叫什么叫?!
  畅哥儿恼羞成怒,摇了下自己的腿,抬起下巴凶巴巴地道:“你还敷不敷药啦?冻死了,你不敷我自己来敷。”
  见又把畅哥儿惹急了,薛白术赶紧不再让他叫了,掩下心里的小失望,伸手握住那只在自己眼前乱晃的小腿肚,笑道:“敷敷敷,摇啥?不疼了?”
  哎,这雪白修长的小腿,把他的心都摇起波澜了。
  话说,畅哥儿的皮肤怎么这么白呢?小腿修长漂亮,脚趾圆润又可爱,如果脚踝和脚背没肿的话,脚踝骨肯定也很漂亮。
  想着,薛白术握着畅哥儿小腿的手不自觉地就捏了一下。
  嗯,软软的,弹弹的,肌肉很柔韧,皮肤也很滑,手感很好,还想捏……
  他就,又捏了一下。
  畅哥儿的腿微微动了一下,道:“疼,谁说不疼了。快敷。”
  喊完,畅哥儿心里暗暗嘀咕道:刚刚,他是不是捏了下自己的小腿肚?一时没太注意,也不敢确定。不过,薛少爷的手掌好暖和,像个小暖炉,好舒服。
  被畅哥儿的话喊回神,薛白术意识到自己刚刚做了什么,他心虚地看了畅哥儿一眼,见他好像没发现,赶紧道:“敷敷敷,你别乱动。”
  拿过药罐,用木片将里面已经被捣烂的草药一点点敷在畅哥儿的脚背和脚踝上,薛白术跟畅哥儿解释道:“你现在这脚还在继续肿大,这是正常的,所以现在用的草药都是凉的,等它不再肿了,就得换另一副药。放心吧,我不会拿病人的身体开玩笑的,特别是你的身体。”
  畅哥儿本来听得好好的,深圳私家侦探  东莞私家侦探很认真地看着他给自己敷药,等听到这最后半句话,他猛然抬头看着薛白术,看着他认真给自己敷药的神情,心跳忽然又乱了。
  ——这位施主,老衲观你眉含春意,面带桃花,红鸾星动,近期可喜遇良人矣。
  大师的话忽然闯入畅哥儿脑海,他怔怔地看着薛白术,呆住了。
  良人,是他吗?


第147章 白术哥哥
  “好了,敷好了。”怕畅哥儿冷到,薛白术将他的足袋给他穿上,绑好,又把他的裤腿放下来。
  抬头,见畅哥儿呆呆地望着他不知道在想什么,他又叫了一声:“畅哥儿?”
  见他还是不动,薛白术伸出食指,轻轻在他眉心点了一下,“畅哥儿?”
  “……啊,什么?!”畅哥儿猛地一激灵,回过神,紧张地看着薛白术,“你说什么?”
  “想什么呢?叫你好几声了,敷好了。”薛白术好笑地看着畅哥儿。
  “没,没什么。”畅哥儿摇摇头,低下头来,掩饰脸上的心虚。
  他觉得自己是不是脑子被冬天的风给吹傻了,刚才怎么会把薛少爷和大师说的良人挂上勾了?
  只是,昨天大师刚说了他会遇到良人,刚求了姻缘符,马上就被薛白术又背又抱的,乐哥儿还说他经常吃自己做的点心……
  这是个人都要误会了好吧?!
  想着想着,畅哥儿又想起昨天被薛白术背着,还有抱着的事情了。那略微清苦的草药味道,不算厚实但却坚韧有力的肩膀……
  对了,正常的大夫会去打横抱一个脚扭伤的病人么?
  莫非他……
  “是不是觉得我长得特别俊?”薛白术忽然凑近了,低声问道。
  畅哥儿回神,一抬头就看见近在眼前的俊脸,呼吸顿时一滞,不由自主往后仰,等呼吸顺畅了点,这才道:“你凑这么近干嘛?吓我一跳。”
  薛白术双眼带笑地道:“你刚才一直盯着我看,是不是察觉到我其实挺好看的?”说着,还朝畅哥儿眨了眨眼。
  看是挺好看的,就是……
  畅哥儿也眨眨眼,然后不客气地送了他一记白眼,伸手推他的肩膀,道:“是是是,薛少爷最好看了,好了吧?”
  “好了。”薛白术一本正经地点头,然后站直了说道:“我记下了,很满意这个评价。”
  畅哥儿:“……”就没见过比你脸皮还厚的。
  薛白术看畅哥儿无奈的表情,笑着蹲下身,拿起药罐要去井边弄水冲干净,他的小厮见了接过来去洗了。
  “你还要去大厅吗?”薛白术问道。
  “要的,弄张椅子坐着就可以了。”畅哥儿点头,拿过身边的拐杖,就要起来。
  薛白术扶了他一把,又忍不住道:“……我背你去?”
  畅哥儿望了他一眼,默默举了举手里的拐杖。
  “……好吧,背不是比较快嘛。”薛白术摸摸鼻子,说道。
  畅哥儿低头,扬唇笑了一下,拄着拐杖到了大厅。
  薛白术飞快地搬了张椅子过来,“坐哪儿?”
  畅哥儿指着放餐盘的桌边,示意他放那儿。
  坐下后,畅哥儿说道:“谢谢薛少爷了,你快去吃早点吧,比平常晚了很多了,别耽误了你去药堂的时间。”
  薛白术答道:“我这也算是出诊了呀。”
  那边,小厮桂皮看着薛白术,他自己要吃的早点已经拿好了,就等着薛白术下指示了。
  “你等等,我去看看。”薛白术见了,跟畅哥儿说了一下,就过去走了一圈,然后让小厮拿一个糯米鸡和一个豆沙包,再拿了一碗咸骨粥。
  畅哥儿一直在偷偷地看着那边,见他果真拿了自己今早做的两样点心,心中有些惊讶。
  “你这又甜又咸的,也吃得下去啊?”畅哥儿问道。
  薛白术笑道:“分开吃就可以了。”
  畅哥儿看着他,抿唇笑了笑,没说话。
  往后几天,薛白术也都按时过来给畅哥儿换药。
  畅哥儿每天都特别注意了一下,便发现薛白术每天都能将自己做的点心给拿到,而且他只拿自己做的两样点心,再加一碗粥。
  这令畅哥儿心中疑惑不已。
  他一般只早上做点心,而且只做到开店前,所以他都是帮着做制作的时间长一点而且卖的量多的点心,像包子饺子这些还需要另外再蒸一次的。
  他做点心也不是固定的,今天做这个明天做那个,都不一定。怎么薛白术就正好拿到了?
  畅哥儿决定再试试。
  次日,畅哥儿特意没做包子饺子糯米鸡这些,而是去熬粥、做糯米排骨、豉汁凤爪这些配菜。
  早上换了药后,薛白术照例去灶台边转悠了一圈,见没看到自己想要的,顿住,皱眉,又转了一圈,仔细看了一遍,确实没有。
  畅哥儿看着他皱着眉在那边转悠又转悠,忍不住笑出声来。
  傻呆呆的……
  “畅哥儿,你今天没做点心啊?”薛白术过来问道。
  畅哥儿点头,笑道:“嗯,没做。”
  “这样啊,难怪……”薛白术恍然,难怪没有找到。
  畅哥儿笑着看他,扬眉问道:“难怪什么?”
  薛白术失望地道:“今天就吃不到你做的点心了啊。”
  看到他脸上的神色,畅哥儿装作不经意地说道:“说得你好像每天都吃的是我做的点心似的,每天那么多点心,你还能知道哪些是我做的不成?”
  薛白术朝畅哥儿眨眨眼,笑道:“我就是每天吃你做的点心啊,而且我还真知道哪些是你做的。感动吧?”
  畅哥儿摇头,道:“我不相信。”快说,‘你不相信我证明给你看’。
  谁知,薛白术没上勾,笑道:“你不相信算了,反正我知道就行。嘿嘿,你昨天做的是糯米鸡和豆沙包,没错吧?”
  那边桂皮过来问薛白术早餐吃什么,薛白术道:“随便,就跟你一样吧。”反正都不是畅哥儿做的。
  畅哥儿眨眨眼,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薛白术眉头一挑,问道:“想知道?”
  畅哥儿点头。
  薛白术顿时弯腰,在畅哥儿耳边小声道:“那你叫声‘白术哥哥’,我就告诉你,好不好?”
  畅哥儿嘴角一抽,扬眉看弱智一般看着薛白术,这傻子脑袋里想什么呢?
  还白术哥哥?
  以为他是那种柔柔弱弱娇滴滴的小哥儿吗?
  薛白术见畅哥儿脸上的表情不对,迟疑地伸出一根手指,道:“就一次?”
  畅哥儿:……
  见畅哥儿无动于衷,薛白术叹口气,偷偷瞟了畅哥儿一眼,摇头‘伤心’地道:“唉,可怜我一大早过来给你换药,吃不到你做的点心不说,连一声哥哥都不肯叫。”
  畅哥儿:……苦肉计不是这么用的!
  看着他这‘装模作样’的伤心样,畅哥儿心头一动,拍拍他的胳膊。
  “怎么,你肯啦?”薛白术双眼亮闪闪地望着畅哥儿。
  畅哥儿伸手对他招了招,道:“弯腰。”
  薛白术立马弯腰将耳朵凑到畅哥儿跟前,神情极其专注,就怕漏听了哪一个字就吃了大亏了。
  畅哥儿抿唇笑了一下,灵动的双眼闪过一丝狡黠,他在薛白术耳边轻声叫道:“白……猪哥哥。”
  “哎……”薛白术本来双眼微眯地享受样,仔细一回味,似乎音调不太对啊,他怀疑地看着畅哥儿,道:“诶,不对,畅哥儿你叫的什么?”
  畅哥儿笑眯了双眼,答道:“白……猪哥哥啊。”
  白……猪哥哥……
  这回薛白术听清楚了,顿时无语凝噎,又气又爱地伸手弹了下畅哥儿的额头,笑骂道:“你啊……”
  畅哥儿捂着额头,顿时瞪他,道:“我可叫了啊,你快说。”
  薛白术幽怨地瞅了畅哥儿一眼,叹口气,道:“因为是你做的啊,不一样,我能认出来。我去吃了。”
  说完,他就到就餐区去了。
  畅哥儿放下捂着额头的手,皱眉。
  我做的不一样?感觉不是都差不多吗?
  等到薛白术吃完去药堂了,畅哥儿还在想着这事儿,连他跟他道别都没听到。
  薛白术勾唇,嘿嘿,就让你整天都想着我!
  虽然今天没吃到畅哥儿做的点心,也没听到‘白术哥哥’,只收获了一个‘白猪哥哥’,但薛白术还是心情颇好地去药堂了。
  乐哥儿今天不用去针灸,第一个月疗程结束了,叶大夫说效果还可以,以后就两天去一次。

  • 官方微信